他的腿伤已经有半月了搭配

2020年05月21日 • 中医美容 • 阅读 1

他的腿伤已经有半月了。半月前的一天晚上,他辅导完晚自习回家,为躲避从一胡同口突然疾驰而出的电动车而摔倒在路边,把腿摔成了骨折。半月来,妻子一
他的腿伤已经有半月了。半月前的一天晚上,他辅导完晚自习回家,为躲避从一胡同口突然疾驰而出的电动车而摔倒在路边,把腿摔成了骨折。半月来,妻子一直陪伴在他的床头,无微不至地照料他,让他感到自结婚以来从未有过的温馨。
说实话,以前他对她还是抱有很大的成见的。因为自打结婚后,他总感觉与妻子在性格方面格格不入。他性格内向,平日里除了上班,就是在家里练练书法,或写写文章什么的,几乎不参与什么社交活动;而他妻子却恰恰相反,爱说爱笑,除了上班,几乎很少有在家的时间。经常约一些同事或邻居到家里来打牌。
他常常埋怨她没品位,整天不顾家,也不读书看报,就知道跟一帮娘们玩玩玩;而她也经常骂他是书呆子,写一些每人看的破文章,练书法弄得家里一股臭墨汁的味道。两人还隔三差五地吵上几句,使他感到婚姻生活很不如意。亲戚朋友一旦有了红白事什么的,她反而成了人们热捧的对象,忙前忙后的,而他反而只是个无关紧要的摆设,每当此时,他的心里总有酸酸的味道。
在她的牌友中,他最讨厌的是前排的小松和小丽夫妇。两口子在街上摆摊卖肉,买卖挺红火,混得也挺不错,可他就是看不惯小两口的素质。小丽口无遮拦,东加长李家短的没她不知道的,张家两口子闹离婚啦,李家小子不能生育了,什么陈谷子烂芝麻的事都说;与她相反,小松为人倒是挺老实 ,可就是一脸憨相,说话前言对广告效果作出客观准确的评价。另外不搭后语,仿佛除了卖肉那点事,其它什么都接不上腔。他很奇怪,妻子为什么竟然与这么没有品位的人打得火热。
他们刚搬来的时候,两口子一到吃完晚饭就适得其反。(消息来源:天府早报 兰俊 郑宇)准时找上门来,常常把家里搞得热热闹闹,别说练书法写文章,就是想安安静静地看会儿电视都不能。他多次向妻子提出让他们到外面去玩,可妻子就是不往心里去。终于有一天,难以入眠的他没有再顾及妻子的面子,当着好几个牌友的面提出了抗议。精巧伶俐的小丽马上从尴尬中挤出笑脸来说:“大哥是教书的,影响了休息第二天讲不好课的,我看咱们以后还是去我家玩吧。”说完大家不欢而散。
那次众人走后两人还大吵了一通。
“我真搞不清楚,你整天跟这样没品位的人混在一起,不觉得无聊吗?”他一改平时的斯文,声嘶力竭地吼道。
“人家没品位,就你有品位。瞧瞧人家过什么日子,吃得喝的摆的,家里装修的,哪一样不比你强百倍?”
……
打那次口角后,妻子晚上便经常去小松家打牌。
这次,在他住院最初的几天里,妻子的手机就没停过,多是牌友约她出来打牌的。可是,这些电话都一一被她毫不犹豫地回绝了,她对她的牌友们说:“我们家平和南胜窑明清时期专门烧造外销老公腿受伤了,正住院呢。”
听着那甜甜的称谓,享受着她悉心的照顾,他感觉到了以前被他忽略了的她身上的女人味。之后的日子,经常有人前来探望,除了学校的同事和自己的书友文友,一多半是竟是她的牌友。一波一波的,来了就叽叽喳喳地讲个没完。人一旦失去自由,才感到被人关心的温馨,每当有人提着大包小包的礼品前来探望,无论认识还是不认识,他的心里总会涌起一股暖流。
今天倒是没有人来,他反而觉得心里空落落的。这时门忽然被打开了,进来的竟然是小松和小丽夫妇。他不由想起那次发火的情景,脸上不自觉地露出窘态。
“我说嫂子”小丽一进门就开玩笑地埋怨道,“大哥生病了怎么也不告诉我们一声啊,怕我见面勾引你家老公啊。”一旁的小松只是若无其事地听着,照旧一脸憨笑。
“没什么大问题”她说,“再过几天就能出院了,害得你们破费,不好意思。”
“快坐,对不起,那次是我——。”
他红着脸,刚想解释什么,却被小丽打断了:“大哥,我们才不会往心里去的,你是搞学问的,不便打扰的,应该怪我们才是。大嫂还经常夸起你,说我们家老公啊,别看没有一官半职,可在外名气可大了,还是市作协、书协会员,发表过好多文学和书法作品呢。” 。
“哪里,哪里。”他嘴里客气着,心里却美滋滋的,感激地回头望望她。
“那有什么用,哪里有你们家小松能赚钱。”她羡慕道。
“他呀,大字识不了几个,整天就知道赚钱,哪里像大哥那么有气质,还会教育孩子,看看你家的孩子,经常考一二名,再看看我家的孩子,跟他爹一个德行。我最佩服有学问的人了,如果你同意,咱换换?”小丽调侃道。一旁的小松只是傻咧咧地笑着,插不进半句话,好像说的不是他似的。
“说真的,几天不玩,老想你们的。放心,等我们家老公伤好后,一定陪你们杀三个通宵,小心第二天输的开不了张的了。”
“那就一言为定,别输得光屁股回家,让大哥难堪的哟。不过近几天需要帮忙什么的,尽管开口,只要一个电话就行,千万不要客气的了。”
这次憨笑的,要轮到病床上的他了。
等小两口走后,他深情地望着她好一会儿,她假嗔道:“看什么,不认识了。”
“你说我什么时候能出院?”他问。
“怎么,几天不画啦几道子,就憋不住了?”
“不,我是想,早点出院,好让你解放出来好去打牌。一是放松放松,再就搞搞邻居关系什么的,满不错的了。”
她摸了摸他的脑门:“没发烧啊,你不是最反对我整天不着家嘛,我还想着以后怎么在家多陪陪你,你怎么还鼓励我打牌?”
“以后我再也不反对你打牌了。”他说,“以前是我的不对,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立的性格和行为方式,我们不应该把自己的行为准则强加于人,更不应该把它当成幸福婚姻的障碍。”
远处传来隐隐的火车声,他想,夫妻双方就应像两条并行的铁轨,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航线,但又共有相同的方向,共同承载家庭这列前行的火车。

共 21 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两个平凡的家庭,于平凡的家長里短中,演绎平凡的故事。可是,天下有几人能悟透这平凡的道理呢?通过文中的主线“夫妻双方就应像两条并行的铁轨,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航线,但又共有同行的方向,共同承载家庭这列前行的火车”的发展,从而生出的“已所之欲,勿施于人”“'爱的真缔,包容,接受”“社会,群体的容入”等等。品完本文,不由的感慨,生容易,活不容易啊!感谢作者赐稿笔尖,期待佳作不断。推荐共赏!【笔尖编辑:芊芊草】
1 楼 文友: 2014-08-12 09:16: 4 感谢芊芊草的精心点评。吃了伟哥多久有反应
安阳十佳牛皮癣医院
天津白癜风专科医院
儿童夜间咳嗽吃什么好
给婴儿怎么用四磨汤
阳江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