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真金假宝营养

2021年01月15日 • 中医美容 • 阅读 0

极品相师真金假宝营养

极品相师 026 真金假宝

唐振东看于清影不明白,就朝她眨眨眼。【.netbp;其余以于清影的智商,这只是关心则乱,她本该能想到这个用意,但是由于牵扯到自己未来的夫婿在自己父母眼中的地位,她就想不通了。

于振华纵横宦海这么多年,那智慧绝对是dǐng尖的。宦海风高1ang急,稍不注意,就有灭dǐng之灾,但是这么多年,于振华挺了过来,并且在仕途的道路上披荆斩棘,乘风破1ang,早就不是当年的那个乡下穷小子于振华了。

唐振东的语气一变,于振华马上就知道唐振东的意思了,他马上接了口。

于振华智慧dǐng尖,孟如花也是智力群,她紧跟着丈夫也明白了唐振东的意思,心中开始对唐振东的印象好了一丝,不过也只是一丝而已。

这两个聪明人生出的孩子,当然不会是个笨蛋,只不过于清影由于涉及到唐振东,所以它暂时是没想到唐振东的深意。但是看到唐振东跟自己眨眼,于清这样的服务标准影才慢慢想明白了唐振东的意思。

于清影知道唐振东是怕这件东西太过值钱,又是国宝,那对自己父亲的名誉和声望是个极大的损害。

“啊,对,这的确是块石头。”于清影长出一口气。

“哈哈哈哈!”于振华大笑。

“叮铃,叮铃。”门口传来一阵门铃声。

保姆急忙去开门,门外那人不见其人,先闻其声,“过年好,于市长在家吗?”

“请问您是?”

“小李,先下去吧,”于振华让小保姆先下去,他朝门口扬扬手,“马局,过年好啊。”

“于市长过年好。”

“于市长过年好,嫂子过年好。”

“于市长过年好。”跟随着马局后面还有两个,都在齐声问于振华过年好。

“哦,刘局,张局,你们一起来啦?大家过年好。”

马局带着刘局和张局走到沙边,于振华一指自己旁边的沙,“来,坐,都坐。”

马局看看在座的于清影和唐振东,还有另一个单人沙上的孟如花,他却不敢坐在于振华身边。

“不用,不用,我站着就行。”

马局一説站着,后面的刘局和张局更得站着。马局是农业局一把手,张局和刘局是马局的副手,自己领导都站着,他俩更不敢坐了。

“请坐。”于振华家保姆搬来三个小圆凳,分给三人,“谢谢。”马局连声道谢,心里暗地称赞保姆有眼力见,要不站着説话多累。

不过马局三人即使坐下,也是屁股只沾着半个凳子。小圆凳本来就不大,那屁股只坐了半个,那得有多难受,不过话説回来,马局等人即使难受,也比站着舒服多了。

“老马,过年没带媳妇出去玩玩?旅旅游,放松放松?”

“哎呀,于市长,你还不知道我们农业局的事情最是繁重,过了年就开春,就要布置种子、春种,事情千头万绪,一刻也不得放松啊。”

于振华虽然没在农业局干过,但是机关里面的道道他都门清,什么任务繁重?什么千头万绪?这句话糊弄老百姓可以,但是在自己这个市长面前説,自己能不清楚他的意思?不过是汇报思想而已,当然这个汇报夹杂了多少水分,大家都清楚。

不过花花架子众人抬,于振华当然不会当面揭穿马局长的话,水至清则无鱼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概念是,“是啊,明年马局的工作还要再接再厉,再创新高。”

“一定,一定。”马局边diǎn头,边看着唐振东斜倚在沙上,比自己这正襟危坐舒服多了,他不禁在心里猜想唐振东的身份。按理説,能有资格进于市长家大门的人,自己都应该认识,即使有个自己不认识的,那也绝对不会在于市长家如此放松悠闲,看他靠在沙上的姿势,简直就像在自己家一样,难道这是上面来的?不过马局随即否定了自己这个想法,上面这么年轻的根本不用这么早来给一个市长拜年。

于振华早就看到老马看唐振东是在猜测他的身份,不过马局虽然跟自己关系不错,但是却没到自己可以交心的地步,自己根本没必要跟他解释自己和唐振东的关系。

只是坐了一会,于市长家的大门又叮铃叮铃的响了,保姆打开门一看,又是几个拜年的,于是老马等人就顺理成章的告辞。这一上午,于市长家来了四拨拜年的,只有第四拨才是于市长的最嫡系人马,是于系官员中的铁杆嫡系。

“老刘,这是小唐,我女儿的朋友。”于振华可能看出了建设局的刘局老是看唐振东,所以出言解释道。

“小唐,这位是建设局的刘局,这位是规划局的李局,这是**的王主任。”于振华把坐在小凳上的三人都给唐振东做了介绍,最后拍着坐在自己身边的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人道,“这位是纪委杨书记。”

这才是于振华的至亲嫡系,能被于振华留在家中吃饭的,那都必须是最亲近的人。

几人听到于振华介绍了唐振东,但是依旧一头雾水,不明白这个小唐到底是干什么的,不过自己的主子不説,他们也没法问,不过按照他们的想法,既然能被于市长留在家里吃饭的,那关系肯定不会远,説不定这位小唐就是于市长的乘龙快婿。

大家纷纷猜测。

“于市长,可以开饭了。”临近中午时分,保姆过来喊于市长吃饭。

“好,走,吃饭去。”于市长率先站起身来,引着大家去吃饭。

刚刚于振华一家和唐振东在议论狗头金的时候,正好来拜年的了,于振华就随手把狗头金放在自己屁股后面,反正这些人来,自己不用起身,不会被他们看到。当然很多人即使看到这块狗头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纪委的192751杨书记在于市长喊了吃饭后,刚想跟着起身,就看到于市长屁股后面的狗头金,他打眼一看,这是块狗头金吗?

要知道狗头金绝对是比大熊猫还珍贵的东西,甚至説狗头金比大熊猫高贵一万倍也不为过。大熊猫是干什么的?大熊猫是卖笑的,是为了增进国与国感情,馈赠的礼品,但是哪个国家也不愿意把狗头金作为礼品赠送,因为每一块狗头金上都可能有宇宙深处的神秘的不为人知的物质,是国家了解太空的一个途径,也是国家科研的方向。

这个世界上神秘最珍贵?人无我有才真珍贵。

杨书记本来都跟着于市长起身了,但是看到这块狗头金,他又低下头去,贪婪的观看那镶嵌在石头上的黄色光彩。

狗头金虽然图片不少,但是真正见过实物的几乎没有,这足以説明其珍贵程度。

杨书记也算是身居高位,但是这次这么近距离的观察狗头金的情况,绝对是第一次,而且以后基本也不可能有。

“杨书记走啊?”**王主任一看杨书记在看什么,一直没动,就过来拉了他一把。

“哦,等会,老王。”杨书记根本就没抬头,只是随口应道。因为他们都很熟,即使没抬头回答王主任的话,他也不会真正的在意。

“你看什么呢?”

王主任也凑过头来。

两人的这句对话,于振华才想起自己放在屁股后面的那块狗头金,他走了过来,从杨书记的眼中夺出狗头金,笑道,“一块破石头,有什么好看的~!”

“破石头?”杨书记大惊,心道要是这是一块破石头,我宁愿我家的所有存款都变成这样的破石头,“于市长,这是石头还是狗头?”

“狗头?”建设局刘局、规划局李局,**王主任都愣了,什么狗头?这明明是块石头。杨书记是不是疯了?

于振华听到杨书记这话哈哈大笑,拍着杨书记肩膀,“哈哈哈哈,你説的对,就是狗头。”

于振华的这句话,让刘局,李局,王主任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本来杨书记把这破石头当成狗头就让人惊奇了,但是没想到于市长竟然也了失心疯,説这块石头真是狗头,这是什么跟什么嘛?

“这是小唐送我的,哈哈。”于振华哈哈大笑。

“于叔叔,这块石头我也不确定,不过我看它只是长着一副狗头金的模样,却不是真的狗头金。”唐振东虽然知道于振华把这些人看做心腹,但是有些地方该避嫌还是要避嫌,有些风险能避免还是避免。

“对,对,我也赞成小唐的看法,呃,我也跟于市长一样叫你小唐吧?”杨书记只知道唐振东的姓,却不知道唐振东的身份,他也不敢托大,谁知道他什么来路,不过二号楼门外的那辆大路虎似乎昭示这小唐的身份。

路虎可不是人人都能开的起的。

杨书记也在宦海沉浮这么多年,看到于振华的表情,听到唐振东的话,他一下就明白了唐振东的意思,送块石头跟送件国宝,哪个的罪名大?是人就知道答案。

自首次公布登陆iOS的消息以来

刘局,李局三人听到唐振东三人的对话,虽然不甚明了,但也凑了过来,“这是黄金?”三人心中暗想。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文字,您的最佳选择!

合肥排名好的白癜风医院
兰州好医院白癜风
银川男科治疗费用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