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阳光斜斜地从窗棂洒下

2020年03月31日 • 中医诊断 • 阅读 1

晨。阳光斜斜地从窗棂洒下,我睁开双眸,帐上长长的流苏垂落下来,我伸手,流苏缠绕在我的指上,仿若浮华的梦境,一触及碎。等等,流苏?

晨。

阳光斜斜地从窗棂洒下,我睁开双眸,帐上长长的流苏垂落下来,我伸手,流苏缠绕在我的指上,仿若浮华的梦境,一触及碎。

等等,流苏?

我惊慌地坐起,屋内的陈设,分明是古代女子华丽的闺房。眼前碧衣掠过,我抓住她的手,急切地询问:“这是哪儿?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为什么唤我王妃?”她冷笑道:“王妃,你别装了。王爷有令,若你执意不从,那就只能关起来,直至婚礼开始——当然,还要装办好了!”

指如风,瞬间点了我的穴位,我坐在桌前,无助的哭地泣。

泪滴落下来,染了那件如火的嫁衣。

“不要哭了,莫凄。”耳边有人低语,空气里幻化出一具躯体,寻声望去,倾世的容颜。

倾世却非绝美女子的阴柔。

银发及地,白衣似雪,胜月光。

一眼天蓝,一眼湖蓝。

他伸手解了我的穴道,眼中忧伤袭卷而来,他笑了,手指缠绕上我的发丝:“莫凄,记住,我叫星语。”我伸手拉住他的衣角,哀哀地乞求:“我知道,你是神一定是神!带我离开,求求你。”他轻轻摇了摇头,打碎了我浮华的梦。“我是神。但神也有主人,神并不是凡世,真正的主宰。”

泪湿罗衣脂粉满,四叠阳关,唱到千千遍。

我抬头,我问他,他可知道我的“夫君”是谁。我又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为什么会成为那个人的王妃。“他是如今圣上的胞弟,和清王爷。你是命运的使者。只是被莫家 作为替身留在了这里。”他望着我微笑,一眼天蓝,一眼湖蓝。眸中似有溪水流淌,流向某个不知名的地方。“凄儿,再见。”他消失在空气里,我注定,是那个人的王妃。

“凄儿,我可以,给你一样东西。无论什么。”

我抬起满是泪痕的脸,一字一句,掷地有声:“剑。我要杀人不沾血的利剑!”

“好。”声音响起,地上,是一柄寒光凛冽的剑。我拾起,剑锋滑过指尖,血流。我将剑放入衣内夹层,冷笑。

婚礼。

花轿出行。已是和清王府。

凤冠华服,琳琅满目。

我掀开头上的盖头,起身下轿。剑抵住咽喉,我冷冷下令:“让和清王来见我,谁若再走近一步,我就让我的鲜血,洒满这冰冷的土地。”

人群纷乱。我站在树林,冷漠地看着眼前的华衣男子。“你又想玩什么花样?!莫瑶笙?”他的双眉危险地挑起,我摘下头上的凤冠,掷于地上。“我不要这劳什子!也不要所谓什么王妃的封号!我不会嫁给你!永远不会!”

我不是莫瑶笙,我不愿意嫁给我不爱的男子!

“哦?种花莫种官路旁,嫁女莫嫁诸侯王?”他轻蔑地笑,目光落入我手中寒光凛冽的剑,他笑道:“暗影。你真不简单啊。”“种花官道人取将,嫁女侯王不久长。”我冷笑着接道,“这是当然!不过你也真是窝囊,混了这么多年连个皇上也没混到!和清王和清王!多好听的封号!哼,我要是你,弑兄杀君又怎样?权力、金钱比什么都重要!”他倚着树咳嗽,嘴角流出的血液几乎染湿了他的衣襟。我看着他,冷哼出声:“我可不愿做个寡妇!天天服侍一个病人,纵有王妃的封号又怎样?!最后还不是得给你收尸,白白哭上个半日!这亏本的买卖我可不做呢!”“可惜……你已有了王妃的封号……咳咳,也终会成为我的妻子……咳咳……即使你我都不愿意,又、又能怎样呢?!”“好!莫凄以死谢罪!”我举剑,林中暗器袭来,剑刺入右肩,血汹涌而出,我拔出剑,抬头,一字一句:“我莫凄不做我不愿做之事,不跪我不愿跪之物,不嫁我不愿嫁之人!”血染罗裳,眼前涌出大量纷乱的色泽,意识只持续了一会儿,便完全丧失。

“姐姐!”妹妹调皮地牵着我的手,走在车水马龙的大街。“情人节的气球,很漂亮的哎!”妹妹惊喜地大叫,我走过去,买下了一对气球。“姐姐,有些华丽的东西下面,是恶毒的心哦。”妹妹接过我手中的气球,甜甜地笑。

“那些美丽的东西,都是妖冶的罂栗,因此,不要轻易的相信,那些华美的东西。”

不要相信,那些华美的东西。

那些美丽的东西,都是妖冶的罂栗。

因此,不要相信。

不要……相信……

“啊!”

我惊醒,眼前仍是妹妹甜甜地笑。窗前的少年转过身,笑容若天空里璀璨的星光。似是一杯完美的毒药,让人死在了,那虚浮的华丽里。

不要相信,那些华美的物体。

它们,都是蛊惑人心的罂栗。

因此,不要,相……信……

不要,相……信……

“你醒了。”他笑着,眸光黯然。“下次莫要再做傻事,其实他……”“不要再说了。”我冷冷地打断了他的话,耳边有人低语:“莫凄,这个世上你不要相信任何人,所有人,都在骗你。”

他在骗我?他在骗我?!他在骗我?!

我冲出大殿,泪水滑过脸庞,打湿了我的衣衫。

我不想再看见他的脸!他在骗我!他在骗我!

我逃出他的宫殿,任他在身后遥遥地呼喊:凄儿,凄儿,凄儿。我最终仍是没有回头,我知道我一回头,便会跌入他绝美的笑容,万劫不复。

他负我!他负我!

“莫凄,记住,他是你的仇人,不共戴天的仇人!你知道会什么一千年前会对你好,现在仍是对你好么?

“他在骗你,骗你背叛所有人,然后获取你的力量!

“莫凄,宁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

宁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

宁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

不可,天下人负我!

月光如水,凉亭夜色。

“默辞,此次攻祭月教,最大的威胁,便是祭月教的祭司:星语。”我望着眼前的白衣男子,黛眉轻扬:“星语?好!那我们就先除他,再灭祭月!”他轻轻摇头,叹息:“默辞,七年了,你的心也变硬了么?你难道忘了他救过你爱过你,你也爱过他!”“那又怎样?!你忘了一千年前谁杀了我父母,谁杀了我兄妹?!对,那是前世,那已经过去了。可是他负了我骗了我!我要让他在这柄暗影剑下死去!我要有他当年赠与我的剑,亲手隔断他的咽喉!哈哈哈……”

我望着杯中月影,嘴角浮现出一抹残酷的笑:“教主,你尽管下令攻祭月便是,我会让那月湖,成为一片血湖!他不是月神么?那就让他跟这月,一起去死吧!”

“默辞……”他蹙眉,缓缓念出那一句诗:“种花莫种官路旁,嫁女莫嫁诸侯王。默辞,你跟当年的莫儿,差了太多。”

种花官道人取将,嫁女侯王不久长。

不如嫁与田舍郎,白首相看不下堂。

我抬头,笑道:“教主,默辞奉劝一句:所有华丽的东西都是完美的毒药,碰了,便是死。就像他一样。”

我冷笑:攻城之日,我要让血染了月湖,让那祭月,成为一片废墟!

昔日他负我,今日我负他!

攻城之日。血染月湖。残月如钩。

我提剑冲向月华宫,血染衣裳,一如当年惨景。

今日我遇人杀人,遇神杀神!

挡我者,死!

月华宫破。空旷的大殿,只有那如雪的白衣。

“星语,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浮华似梦。血薇暗影。残月如钩。

三招尽去,他却毫不躲闪。

“一千年了,你还是如此恨我。”血汹涌而出,他苦笑,衣如月,亦胜雪。我冷笑,剑直刺他的咽喉。耳边有声音回响:杀了他!杀了他!

杀了他,他骗了你!

杀了他!他负了你!他负了我!

“你负我!你负我!”我含泪挥剑,他伸手,抓住了锋利的剑锋。血一滴滴顺着剑流了下来,他的笑容疲倦而又忧愁,似是寂寞了千年。“对。我负了你。但我没有骗你!我是真心对你好,因为,因为星语,喜欢凄儿啊。一直一直,永不改变。”

我抬头,他凄楚地笑着。我摇头,剑洞穿了他的胸膛。我近乎疯狂地大叫:“你骗我!你骗我!我不做不不愿做之事,不嫁我不愿嫁之人,不跪我不愿跪之物,不信我不该信之人!”

他的眸光黯淡,他捂着胸口,脸色苍白:“主人叫你不信任何人,但是,但是主人,也,也在骗……骗你啊……”

我后退一步,挥剑斩下了身后之人的头颅。

我要他的主人,也死在我的剑下!

哈哈哈!哈哈哈!

星语死了,我要他们所有的人陪葬!

我要用他们的血,祭我最爱的人!

让他们,全去死吧!

凉亭。

“公子。”我单膝跪地,对他行礼。他微微昂首,笑道:“三年前你葬了星语,今日我葬了拜月。从此天下也仅余你我两人并肩,你我两人同行!”

“公子说的好。今日举杯敬月,醉今朝!”我饮下那一杯酒。月色洒在他的身上,宛若当年的人儿。

我不做我不愿做之事,我不嫁我不愿嫁之人,不跪我不愿跪之物,不信我不应信之人。

可是,我也杀了我不应杀之人。

共 27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风格不改,与前一篇相比,内容相对要充实一些,人物的性格也突出。武侠的故事用如此短的篇幅来写,是有些困难的,不比一些描写现实的小说。作者的文字功底还是不错的,主题可以再凝炼一些。【编辑:柳絮如棉】

1 楼 文友: 2009-05-14 16:58: 期待更多佳作! 人生就是一场修炼!

2 楼 文友: 2009-05-14 17:44:17 喜欢轮回,江湖。。。问候朋友 浅浅清笑,指尖飞扬年轻人脑供血不足怎治女性肥胖症的治疗方法丁桂薏芽健脾凝胶使用方法

乳房胀痛有硬块
温州白癜风专科医院怎么样
如何知道宝宝是否中暑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