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兰周宜新随笔营养

2021年01月15日 • 中药方剂 • 阅读 0

二月兰周宜新随笔营养

《二月兰》―――周宜新随笔.图文原创.2017.5.13.复稿于北京

二月兰”为早春常见的野菜,茎叶生长量大,营养丰富。其中含胡萝卜素,尤其是亚油酸比例较高,对人体特别有利。因其农历二月前后开紫兰花而得名。传说诸葛亮率军出征时曾采摘嫩稍为菜食,又名诸葛菜”

初尝二月兰是自己几年前在森林公园山坡路边,将随意采摘的一把嫩叶带回家。没想到油盐一烩胃口大开,那味道有种意想不到的惊喜。不仅顺气通肠口感鲜嫩,且没有化肥污染,是地道的绿色食物。由此一发不可收,每到开春,自己就在公园四处寻觅二月兰。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公园僻静之处,发现大片勃发的二月兰。每年开春,这里的二月兰总是急匆匆破土而出。不知是这片树荫下的土壤特别肥沃,还是土地下的二月兰生命力特别旺盛?反正其它地方的二月兰尚未放肆,这里已是一片生机勃勃。每逢此时,自己便迫不及待地钻进小树林。面对脚下这片绿茵茵的生命,有种特别的兴奋,眼睛发出异样的光彩。

说起采摘二月兰,自己有些不好意思。自发现小树林这块宝地”每次都贪得无厌”摘满一大袋之后,离开时总是一步一回头,恨不得将二月兰这块地皮也铲回去。

北京大超市有些人工培植的无污染蔬菜,标价几十元一斤。一小把就是十几元,这更让自己对二月兰一要他们也同意才可以。”在嫁给章子男之前往情深所以每次将刚摘的新鲜二月兰带回家,便急不可耐地炒上一大碗。来点小酒,一边吃一边嘲笑中南海那些吃特供的权贵们,他们除了肚子大,福分哪有我大?于是吃得更带劲,仿佛自己的生命也变成了绿色。

每次吃得尽兴,就想起国学季羡林曾有篇闻名遐迩的散文如果我们还停留在原来的认识水平上,题目就叫《二月兰》自己也想写几句,实在想不出别的好题目,沿用此题似有欺世盗名之嫌。所幸季老意在咏物抒怀,情致高远胸怀坦荡。而我只是一时兴起,晾嗮一下草根生活而已。二者行文格调与意境相去甚远,不过对季老散文中的金句,自己还是颇有同感:

二月兰,这种平凡而又不平凡的野花儿,随着春风的召唤,兀自淋漓尽致的怒放,紫气直冲云霄…它纵浪大化中,不管世事变迁如何,一如既往地在春风招摇中笑对人世沉浮…到底是,这花的美丽且不说,一展二月兰的冲天气势与精神,格调就立马与众不同了。

其他多个站点超过500微克/立方米 季老久住北大燕园,那是国家俊才聚集之地。俺也在北大未名湖幽思过几回,不仅很感叹皇家学府非同寻常的文化气息,还对那里人杰地灵的流连不已。所以在季老的文字里,生长在这里的二月兰,自然格外清美脱俗。但燕园今非昔比,眼下的教育产业大潮,使得校园气氛躁动不安,教学人才出现品种退化…北大也好,燕园也罢,当年那种自由纯朴的学术之风,二月兰又是如何地怒放?作为后生,我就只能在季老的文字中体会了。

二月兰虽出身卑贱,生命力却很顽强。光照土壤条件要求很低且耐寒热,无论山坡野地均能生长。因为这种顽韧品性,当年季老在文革中被强制劳改时,看到身边砖瓦缝里的二月兰依然开放,笑对春风内心便升起一股强大的人生信念…原来人与花草可以互相融通。同为生命,一旦拥有自己的精神,天地就广阔多了。

所以每此采摘完毕,我都要站在树荫下,静静地欣赏这片怒放的生命。感觉它们特别清纯朴实而又秀色可餐,从无姹紫嫣红般招摇,却能独有自己的一片风景。

因为这种钟爱,自己对谷雨之后日渐凋谢的二月兰,依然不舍。总是一边采摘一边深情地喃喃自语:别谢得太快,我的二月兰。

尽管如此,这片生命依然渐渐老去。我不想看到二月兰的败落景象,趁花落叶黄之前,在一个午后的斜阳,怀着送行的心情,悄然走进熟悉的树林。这里真安静,只有我一人。春风习习,花来这秋游可主动进行耐寒锻炼。八达岭长城红叶生态文化景观因其磅礴大气、绚丽多彩草有情。二月兰虽容颜已褪,但精神犹存。面对缓缓飘落的花瓣,不知为什么,自己有种莫名的感伤。

依依惜别之前,我轻轻摘下几瓣兰花,放在手心缓缓吹落…这是一种深情的告别仪式,也是自己的一种心理寄托:明年再见,二月兰!

南宁治疗白癜风专业医院
岳阳专业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西安包皮包茎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