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荷花池汽车站

2020年04月01日 • 中药大全 • 阅读 1

成都荷花池汽车站,秦歌西装革履,看得出,这身行头是特地为这次出行打造的。头发刚理过,偏分头,在阳光下,真有点浮光跃金。右手提着个时下很时兴的

成都荷花池汽车站,秦歌西装革履,看得出,这身行头是特地为这次出行打造的。头发刚理过,偏分头,在阳光下,真有点浮光跃金。右手提着个时下很时兴的牛皮公文包。秦歌没像平时,把公文包挟在胳肢窝下。这次他做得极为审慎和老练,把公文包一头的带子挂在右手腕上,右手用力的捏着公文包。他正随着下车的人流走出车站。

成都真不愧是国际繁华的大都市。别的不说,单是这街道上潮水般的人流车流,就不比一个小国的人口车辆少。无怪乎大家都愿意往大都市钻,即便赚不到钱,也能图个闹热。秦歌想到和自己穿开裆裤长大的一位仁兄,在成都开诊所,听说找到了不少的钱。他因为没有医师证,只能在三环路外开,即使这样,也还得时时提防着卫生检查的。就像那些摆地摊的小贩提防城管。一旦没把卫生检查的看到,来不及关门,整个诊所就会被洗劫一空,用这位仁兄的说法,简直比土匪棒老二都还要凶。幸好这些卫生检查的不是天天来,而是一个月来一两回。他们也没把药全摆在诊所里,诊所只是摆值两百来块钱的药在那里做做样子,为的是让过路的人知道这是诊所,而主要的药品放在其它屋子里。所以,即便被没收去了,也没多大损失,一般来说,一天就能找回来。

秦歌觉得这位仁兄把卫生检查的说得太过分了点。当然,他这么说大家可以理解,因为毕竟换谁来,没收了东西都会怨气冲天的。不过话说回来,人家卫生检查的也是在履行职责,是在为市民们的生命安全着想。一个是为公,一个是为私,公私得分明嘛!秦歌自然也只是心里想想,他不会当着这位仁兄说的。秦歌接着问这位仁兄,今后万一诊所开不下去了,是不是还会回老家。这位仁兄却说,他就是去卖小菜,也不会回到那穷山沟沟里去的。秦歌听了,心里直发感叹,俗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谁又不向往这大城市的生活呢?自己这次不正是这样的么?

秦歌正想着,突然感觉到有一双很明亮的眼睛在自己的背后盯着自己,让他有一种如芒刺在背之感。秦歌暗自感到很惊异,一是惊异这双眼睛是在什么时候盯上自己的,二是惊异自己感觉的灵敏,完全是侦探的敏锐,想必跟福尔摩斯可有一比。秦歌为自己的敏锐感到庆幸。幸好自己及早发现,要不然自己把这双眼睛带到老同学那里去,那可把老同学和自己都会害苦的。

秦歌虽然能感觉到这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可他不知这双眼睛隐匿于何处,当然肯定在自己身后那滚滚的人流中。秦歌想到自己不能这么被动地被对方死盯着,自己得想方设法把这双眼睛找出来,把这潜在的威胁解除掉,就像是解除防空警报一样。

秦歌猛地回转身,想从潮水般的人流里找出这双眼睛。可就在他转过身来时,他的眼睛被一束光亮刺得生疼。秦歌情不自禁用左手在额头上搭一凉篷。原来这束光是车站顶楼上那巨大的广告牌反射下来的阳光,让秦歌感到奇怪的,这广告牌像是一把凸透镜,把所有照射到它上面的太阳光都聚焦到他的眼睛这一点上来了,使得他的眼睛在灼痛时似乎要燃烧起来。秦歌意识到自己这手搭凉篷太老土,有失身份和风度,便把左手放了下来,同时低垂下头,他看到地面上金星迸溅。他知道这是太阳光把眼睛照花了。秦歌心里升腾起一种不详的预感,他暗自叮嘱自己,此行一定得小心行事。

秦歌被这双眼睛弄得心神不宁,他感到自己的脑子乱纷纷的。他有点生自己的气,因为像自己这样子那像干大事的。难怪老同学都当省人事局局长了,自己还在一个小县城里混。今天无论如何都得把这双眼睛搞定,搞不定我就不姓秦。秦歌像是在跟这双眼睛睹气又像是在跟自己睹气。

秦歌走到人流稍缓点的地方。他停了下来,侧身而立。从西装内袋里摸出一包还没开封的软云烟。他西装左右内袋里还各有一包红中华,这是他准备到老同学那里拿出来散的。他知道,像老同学那级别,这红中华也许还拿不出手,虽说这一条烟三百五六十元。在秦歌工作的县政府,那些有实权的,平时抽的都是软中华烟,五百四十四一条。不过,大家都心知肚明,他们抽的这些高档烟,以及喝的那些高档酒,都不是他们买的,全是人家送的。如果真的叫他们掏钱来买,他们也会牙疼的。这人比人真能气死人。

秦歌把自己的位置放得很正。他不去跟人家比,也就抽抽二十来块钱的软云烟。就是这样,一个月的烟钱都喊不得了。妻子多次叫他把烟戒了,他也不是不想戒烟,因为他不甘心自己一辈子就呆在这小小县城里。而烟就是最好的见面礼。

秦歌找到烟盒上头那根经线,把烟拆开来,控出一支烟,叼在嘴上,又从西装外袋里摸出防风打火机,把烟点燃。秦歌在做一连串动作时,很是娴熟,有着优雅而高贵的气派。也就是过去说的绅士风度。

在外人看来,秦歌只是在抽烟。其实秦歌是以抽烟为幌子,他是想借此发现那双盯着他的眼睛。秦歌的眼睛不住地扫视着来来往往的人流,他看到这些眼睛浮着散淡游离迷茫焦急好奇的光,没发现那双明亮有穿透力的眼睛。秦歌感到很失望,同时也觉得这双眼睛真的是难以对付。“真是一只狡猾的狐狸!”秦歌在心里骂道。

秦歌把还剩一截比较长的烟扔到地上,用锃亮的皮鞋把烟头蹍熄。在小县城,这已成为他的习惯性动作。不过那烟是不会剩这么长的,三个烟屁股,抵个肥鸡母呢!因为在大城市,还像小县城那样,未免叫人看到太寒伧了。

秦歌转身刚走了几步。有人在背后拉住了他。

秦歌心里一惊,他没想到这双眼睛会这么沉不住气,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就出现了。不过,让秦歌感到高兴的是,自己这时并没做什么,也就不会有什么把柄被他抓住。于是,秦歌很是坦然地转过身来面对这眼睛的主儿。

秦歌回转身,令他吃惊地是,站在自己身后的是一个臂上戴着红袖箍的老太婆。秦歌知道,这是城里退了休的一些老人,闲着在家没事干,戴着个红袖箍,拿着红旗,跑到大街上来推持交通秩序清洁卫生,说是发挥自己的余热。在秦歌工作的县城里也有。秦歌认为这是些吃饱了撑着的人。他想起自己村子里那些老人,七老八十的人了,还整天立在地里,想着为儿孙们减轻些负担。村里的人说他们“人老骨头粗,正好做活路”。这就是城乡差别啊!秦歌不由心生感叹。

“那烟头是你丢的吗?”老太婆发话了,一副恶狠狠的神情,让秦歌想起儿时读的童话里的巫婆。

这老太婆也真够刁蛮的,她明明看到自己扔的烟头,还这样明知故问的。秦歌只得认了。

“把它扔垃圾桶里去!”

秦歌没法子,只得拉下脸面来,捡起烟头走过去几步,扔到垃圾桶里。秦歌心想这下子完事了吧,便准备走。

老太婆喊住了他,说是要罚款。可惜这是成都,不是自己那小县城。不然,想罚我的款,哼!秦歌觉得自己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了。

“罚多少?”

“五块!”

秦歌摸了张一百的递给老太婆。老太婆叫找小的。秦歌说没有。其实秦歌身上是有的,他是想故意逗逗这老太婆。他觉得这老太婆对自己又打又罚的,太可恶了。

“没有小的啊,那这一百我暂收到,二天你在这里来拿。”这老太婆见多识广,有的是办法对付你。

秦歌也没多时间来纠缠,又重新摸了张五元的递给老太婆就走了。

老太婆的话在后面追着秦歌:“把罚款单拿去!”秦歌毫不理会。只是在心里暗骂:妈的,看来今天硬是要出事。

让秦歌没想到的是,那双眼睛好像没盯着自己了。未必是那管卫生的老太婆的眼睛!秦歌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老太婆那老眼昏花的,哪能有这么明亮和犀利?

不管他,只要没盯着自己就好。秦歌便想打的到老同学哪里去。

他刚站在街道边准备打的,突然又觉得那双眼睛在背后盯着自己。秦歌只得放弃打的,因为他觉得自己不把这双眼睛甩掉,是绝对不能到老同学那里去的。

秦歌便摩仿电影里那些地下共产党,钻商场,钻大药店,钻公交车站,见一个地方钻一个地方,甚至他还钻了公共厕所,他这样毫无目的地乱钻乱窜,像一条鱼儿在人流中游,结果他还真的把这双眼睛甩掉了。这时,秦歌一身轻松,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愉快。同时在心里哼:想跟我斗,我都是老狐狸了!

秦歌打了个的,钻进车里,对出租司机说了两个字“省委”,出租车便朝着目的地进发了。

在车上,秦歌很满意自己的表现,认为自己不但可以当侦探,还可以当特工人员。明朝时叫东厂西厂,国民党时叫中统军统,他还想到苏联的克格勃。他一下子把想法打住,笑自己怎么会想起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来。

秦歌因为路上耽搁了,到老同学家时,已经是吃晚饭的时间。老同学很是热情。让秦歌想到一句歌词:同学友谊难忘记,相聚多甜蜜。老同学向另两个公司的老总介绍了秦歌,说是大学期间,他跟秦歌好得像一把韭菜。那两老总听说,也热情洋溢地主动来与秦歌握手。秦歌就说请他们出去吃饭,他请客。

老同学却说,到我这里来,还要你请客,简直是笑话。那两老总讨好地说:“我们最佩服史局长了,慷慨豪放!”

“都别说什么了,吃点便饭。就在我们人事局食堂里吃。吃了饭,我们再耍会儿。”

到了食堂。食堂的人见到史局长,都毕恭毕敬地喊:“局长来啦!”

在这些人面前,史局长显得很威严,他只是点了点头,连“嗯”都没“嗯”一声。然后吩咐他们:“今天我来了三位朋友,在食堂来吃点便饭,你们随便搞一两个菜上来就是了。”那些人好像是领圣旨一样,马上下去忙碌起来了。

有服务员把烟酒送来了。秦歌想拿红中华出来散人。那服务员已把烟拆开,一个人散了一包。秦歌一看,差点没喊出来,“黄鹤楼”。要知道,这烟一条将近两千块钱。老同学倒是挺坦诚的,说这烟是别人送的,他不抽烟,也不知这烟好不好,大家将就到抽。秦歌和那两总都夸这烟好。史局长笑着说:“你们说好那就好嘛!只要不怠慢你们就行了!”服务员把酒也开了放在桌上,史局长指着这酒介绍,这是50°五粮液十年,千零点一瓶,也是朋友们送的。今晚上我们四人把这瓶酒喝了,就不再喝了,慢点还要打牌,喝醉了不好。秦歌和两老总都点头称是。

这一顿吃下来,秦歌在心里算了算,一个人就吃了好几百上千,他不由羡慕老同学的“大气”。

吃了饭后,大家打麻将娱乐娱乐。四人坐定后,那两老总问史局长打多少。史局长倒是很客气,说今晚上是陪老同学打牌,主要是娱乐娱乐,不打大了,就打一百。秦歌一听是打一百,吓了一大跳。这打一百还说小,那打多少才算大呢?那两老总嫌打一百太小了,没劲,不过瘾,哪么都得打一千。史局长倒显得很重友情,对那两老总说,我说了今晚上是陪我老同学打牌,你两个也就耐着性子打一晚上,说好了,我们打到十二点就不打了。

秦歌怎么也没想到会打这么大。他在小县城,最大也就是二十、五十的。不过今晚上自己不管怎样也是舍命陪君子。反正自己公文袋里有五万元钱,是找老同学办事的。在牌桌上输些给老同学,就当是送礼。

先打的时候,秦歌按常规,见牌就“和”。打着打着,他发现了苗头不对。原来那两个老总,老同学随便那么点他们的“炮”,他们都不“和”。有时他们“和”的牌都打完了,他们还一个劲地说要自摸。秦歌觉得好笑,以为是这两老总打不来牌,因为有时,他们把牌倒下来,连自摸的都打了。慢慢地,秦歌悟出道道来了,原来是这两总是故意要输给老同学。

于是,秦歌也学乖了,他也不“和”老同学的牌。那老同学一个劲地夸他们有气质,说就是要自摸,自摸钱更多。而老同学却不管不顾,见牌就“和”。

到十二点时,那两老总一个输了一万多。他们还老是说自己的手气好,好像他们不是输了一万多,而是赢了一万多。秦歌只输了几百元钱,当然这就不算是输了。

这时,秦歌又突然发觉有双眼睛盯着了自己。他正在想时,有警察冲了进来。秦歌见老同学脸气得铁青,用手指着秦歌说:“你,你,是你把警察带来的!”

秦歌大声吼道:“不,不,不,不是我!我怎么会把警察带起来嘛!”

秦歌在自己的吼声中醒来,原来是一个梦。

醒来后,秦歌望着天上那轮圆月,如水的月光从窗子照射进来,落在自己的床上。

秦歌觉得梦中的一切是那么的真实。

共 470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眼睛!眼睛!整篇小说都让我在猜疑并关注着那眼睛,如同秦歌一样。这眼睛无处不在,让人心里特不舒服。小说只是叙事,而把思考留给读者。不是心里有鬼的人?为什么怕别人的眼睛,怕别人盯住你呢?结尾更是画龙点睛之笔,以梦来完结,可真的这一切是梦吗?至于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故事呢?那就得看个人发挥想象的能力了。眼睛的题目,很有创意。【责任编辑:寒鸦】

1 楼 文友: 2009-05-16 14:18:07 很欣赏作者的小说,其构思精彩,其创意颇佳;其文采很生动!具有划时代性.握手问好作者 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再接再厉,乘胜前进!

2 楼 文友: 2009-05-16 14: 2:10 谢谢寒鸦与木子生火的点评! 痴情于文学,向文友学习在纸媒及网络发表文章二百余万字

 楼 文友: 2009-05-21 16:22:25 构思奇特,眼睛作题别有深意!韶关治疗妇科方法纯中药制剂的止咳药有哪些首大医院张乃嵩

营养不良宝宝怎么食补
上饶牛皮癣十佳医院
哪种药可以治好腰疼脖子疼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