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山夜行第章两年后的话营养

2021年01月15日 • 中药大全 • 阅读 0

棺山夜行第章两年后的话营养

棺山夜行 第22章:两年后的话

“我想到了,对,就是围点打援。”我看着老嫖激动的喊道,一时间忘记了这棵树上还有别人。

“我日的,你小子嗑药啦,想到就想到呗,喊个屁,吓老子一跳。”不知道是我喊的太突然了,还是老嫖刚才有点走神,竟然吓的差点失去平衡。老嫖接着说道:“围点打援是战争年代的思维,我只是顺嘴说说,你他娘的可别沾边就往上靠。”

“老嫖,这绝对是围点打援。你想想看,如果他们要对我们对手,或者是对我们有什么要求,早该和我们谈了,我们现在已经被困住了,这是谈判的最佳时机,只要他们开口,我们哪还有拒绝的理由。”我接着解释道:“之所以他们困住我们,但又不对我们提出任何的要求,那么目的只有一点,我们不是他们的目标,但我们却是他们的重Концерн20 мая подпишет контракт на 1,14 трлн кубометров газа за 30 лет — по цене врайоне $350 за тысячу кубометров.要筹码。”

“好像有点道理。”老嫖示意我继续说。

“很明显我们现在就是筹码,他们在拿我们做赌博,他们想利用我们被困在这里的事实,来达到他们想要的目的。”

听完我说的话,老嫖没有第一时间再接话,而是在思考我所分析的内容。他想了想才连连点头地对我说道:“要真按照你说的这么发展下去都与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有关。,那他们下一步就是要散布我们被困的消息。”

“也许不需要散布消息,他们想让谁知道,就会去通知谁。”我接着说道:“毕竟他们已经有一个通知消息的人选。”

“我日的,何满仓就是那个通知消息的人。”

我点了点头,说道:“对,云南公司里的人知道他跟我们来了,只有他出去说出的话,才有信任度。所以不管他去通知谁,都会有人毫不犹豫地相信他。”

“我日的,你想到他会去通知谁了吗?”

我摇了摇头,说道:“这个范围太广了,我身边的人也太多了,这点很难进行推测,除非知道他们最终的目的是什么,否则根本想象不到他会去通知谁。毕竟只要是我身边的任何人,知道我被困在了这里,都会想方设法的来营救我,所以不管何满仓去通知谁,我想他都能阴谋得逞。”

“我日的,打蛇打七寸,擒贼先擒王。其实这招挺简单的,但是人家真是玩的漂亮,够阴,也够狠。”老嫖说道:“小七,你小子话还真别说的那么满,保不齐你身边就有一两个想让你死的人,也许何满仓通知的就是那个想你死的人。”

“那你就祈求通知的不是那个人吧,不然我们都得困死在树上。”我说道。

“我他娘的和你开玩笑呢,既然人家把你当成了筹码,那就有十足的把握,通知的人一定不想让你死,否则他们困你在这里干什么。”老嫖接着说道:“最不想让你死的就是你家人,会不会是通知你家里人呢,你老子不会是欠别人赌债了吧?”

“你老子才欠别人赌债呢,这他娘的就不是家里人的事。如果我没猜错,八成是发丘门的事,搞不好兴许和我那几位师叔伯有关系……”

老嫖听到我说这事和师叔伯有关系,他叹了一口气,想了好一会,才开口说道:“小七,一直有个事我没和你说。”

我看了老嫖一眼,也不知道他想说的是什么事,不过我第一时间联想到的是钱的事,因为这家伙花钱总是喜欢先斩后奏,我还认为是他在云南又乱花钱了,就没好声地说道:“你丫的没和我说的事多了,要是钱的事就别说了。”

“我日的,什么钱的事?我他娘的要和你说的是大事,是改变你想法的大事,和钱有个毛线关系。”

我一看老嫖还急眼了,忙说道:“不是钱的事,那是什么事?”

“他娘的老子在你眼里就剩钱的事了吗?”老嫖一副很生气的样子,接着说道:“不说了,两年以后再告诉你。”

我一听老嫖说两年以后再告诉我,当时就是一愣,心想,这是个什么概念,这是大事吗?大事有两年以后再说的吗?一种被耍了的感觉涌上心头。

“老嫖,你是不是逗我玩呢?两年以后再说的话会是大事吗?”我质疑道。

“我日的,谁他娘的有心情逗你玩,这话是你大师兄找我的时候说的,让我两年以后再告诉你。我他娘的好心好意现在要告诉你,你丫的还说我逗你玩,还他娘的说是钱的事。”

听到是大师兄说的话,我当时就急了,立刻追问道:“老嫖,我大师兄和你说什么了?为什么还要两年以后才告诉我。”

至此

“没说什么,两年以后你就知道了。”

说完老嫖就要起身离开,我一把抓老嫖的胳膊,说道:“别走,把话说清楚。”

“我日的,行啊,没发现最近你牛逼啦,怎么还想和我动手比划比划吗?”

“别闹,我哪比划得过你。大师兄和你说的什么话?”我松开老嫖的胳膊问道。

“说什么也不告诉你了,两年以后吧。别急,咱们以后的日子还长,兴许哪天嫖哥我心情好就和你透漏一点。”

我一看老嫖的表情,就知道这家伙没开玩笑,刚才一定是我提到钱有点伤他了,所以这会他肯定不会告诉我。其实以我对老嫖的了解,既然他开了头,肯定等不到两年就会告诉我。但是我现在等不了,迫切的想知道大师兄到底和他说了什么。

“两年就两年吧,反正也不会是什么大事,现在知道和两年后知道估计也没什么区别。”我装作无所谓的样子。

“谁说不是大事,这我们只能一个个联系作者签订合同。”搜狐读书频道执行主编李昕称事在现在就算是大事。”老嫖说完笑了一下,接着说道:“小样吧,还跟我来激将法,你小子要是无所谓,那我他娘的就更无所谓了。”

见激将法不管用,我只好降低了姿态,做出一副真诚道歉的样子,说道:“好了,我向你道歉,你把大师兄说的话告诉我吧。”

“秃噜秃噜嘴就完了?”老嫖看着我说道。

我看得出来老嫖是忍不住要说,但是他又想拿着,摆出一副高姿态。如果我不满足他这种高姿态,他肯定就不会说,至少今晚不会告诉我。

“好吧,那你说我怎么做你才能说。”我无奈地说道。

老嫖想了想,似乎并没有想好要怎么折磨我一下。

忻州治疗白癜风哪好
台州妇科治疗费用
昆明医院男科治疗哪家好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